生化逃亡_不得其死然_宝鸡茶酥_谓之形|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汽锅鸡 > 正文内容

父亲(小说)

来源:生化逃亡网   时间: 2020-10-20

  到了父亲的这个年龄,才体会到父亲当年为什么会发那么大的火。把和他同甘共苦生活了一辈子的母亲暴打了一顿,当年的我也是一位受害者,被绝情的父亲扫地出门。
  那年,我刚刚二十一岁。那是一九八四年的十月九日,是我难忘的一天……
  父亲那年五十三岁,历经沧桑的他,头发过早的白完了。由于当时的经济形式不好,使得一生靠养蜜蜂为生的父亲,一时没有了主意。到了暮年,还欠了别人一屁股的债。现在想来,父亲正是鲁迅笔下的闰土的真实写照。
  我们共兄妹六个,(当时大哥、二哥、姐姐已婚)都在家务农,实指望我能考上大学,给家里光宗耀祖,结果是我自己主动放弃了高考。小弟小妹表现出来的是迟钝。父亲唯一的希望破灭了,唯一可以炫耀的花朵凋零了……
  那天父亲在外面喝得酩酊大醉,母亲忙小心翼翼的捧着茶水送到他面前,父亲不但不领情,反倒伸手打翻了茶碗。在场的我岂能容忍父亲的胡作非为,挺胸站起:“你就会在俺娘身上煞气。她这一生容易吗?跟着你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起?爬过多少塔?到老还要受你的气,挨你的打!”
  一惯胆小怕事的母亲,连忙把我拉到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护住我,含着笑说道:“孩子还小,别跟他一般见识。”转
  身又去推我:“你爹喝多了。这没有你的事,赶快睡觉去吧!”:
  “反了你了!长出本事了,敢给老总顶嘴啦!白白养活了你二十年!就是养个狗也会看家了,你会干什么?要是真有能耐的话,给老子考大学呀!”
  然后,强行把母亲拖到屋里,插上门,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我在外面拼命的擂着门“开门!娘,你开门呀!”
  过了好长时间,母亲才把门拉开,借着月光我发现了母亲嘴角上的血迹,我冲进父亲的住室一看,父亲已经打起了呼噜……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以前父亲暴打母亲的画面都历历在目,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一怒之下,我跑到厨房里抓起一把菜刀,今天,我要替母亲除掉这个暴君。
  母亲紧紧的抱住我的腰,哭喊道:“孩子,把刀放下,他可是你爹呀!”
  我向一头发怒的雄狮,那里还听得进去母亲的劝:“娘,你放开我!今天我要为家除害!”
  母亲把我抱得更紧了:“要杀,你就先杀了我吧!别忘了,你还有两个没有成人的弟弟妹妹呀!你要真把你爹杀了,我和你弟弟妹妹怎么活呀!好孩子,就算娘求你了,难道还要娘给你下跪吗?”
  刀,一下从我的手里落下,我拉起早已哭成泪人的母亲儿童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母女抱头痛哭……
  哭过之后,我为自己一时的冲动而后悔。这个家再也没有我的立锥之地啦!醒酒以后的父亲,如果得知我要杀他的事实,他会放过我吗?于是,我便掰开母亲紧紧搂着我的手,趁着母亲睡熟的时候,匆匆忙忙的留了个便条,给母亲瞌了几个头,便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之中——
  这一走,就是三十年……
  这三十年中,脑海里根深蒂固的刻他们的身影;这三十年中,我时常从噩梦中惊醒;这三十年中,我终日被魔鬼缠身;这三十年中,我没有过一天正常人的生活。由于惧怕家庭暴力,我至今未成家,害怕重演母亲的悲剧。
  靠着多年的打拼,凭着满腔的热血,我现在已是身价百万,在鲜花和名誉面前,我是个娇娇者,也曾经是本市的人大代表。又有谁知在这些花环和掌声背后的我,只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伴我三十年的是不计其数酒精和安眠药……
  看过电影《唐山大地震》以后,和我相依为命的酒精和安眠药,在我的身上再也发挥不了他们的作用啦!铁的事实告诉我:我必须得回家看看!如果他们还键在的话,也该有八十多岁了。毕竟,我的身上流淌着他们的血呀!乌鸦还有反哺意那,我为什么就是一个禽兽不如的人那!进行几天几夜的激烈的思想斗争以后,我悟出这么一个道理来:
  父亲之所以发火,是因为不堪生活的重压。可怜的母亲是一个标准的贤妻良母,无论父亲做什么她所能表现出来的就是唯唯诺诺。从来不会给父亲出出注意,想想办法。
  长大成人的孩子,都是舍大家而顾小家,没有一个主动找他说说话、给他排排忧、解解难。综上所述:年迈的父亲受不了生活的重压,就把恶气撒到母亲身上,寻求心理的平衡。
  我把公司的事情简单的安排一下,暂时告别了生活了三十年的大城市,沿高速,借着导航的帮助,经过十个小时的行驶,终于到了我阔别了三十年的家。一下车,我被眼前的情景惊呆啦!昔日的土墙头、茅草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二层以上的小洋楼。泥泞的的街道变成了宽大的水泥路,两边是整洁的下水道,还有那垂柳织成的青纱笼罩着家乡的大街小巷上。
  我一边看着村里的变化,一边努力思索着三十年前的记忆。如血的夕阳斜照在我的身上,暖暖的。一阵微风吹来,向母亲温柔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
  对面走过来一位头发雪白的老太太,雪白的头发下面是一张饱经沧桑的脸,两只深陷的眼睛好像两个黑窟窿。步履蹒跚,每走一步都要轻轻摇晃几下。当走到我的身旁时,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用颤抖的声音喊着我羊癫疯医院电话号码的乳名:“明,你……是……明……你真的是明,真的是我的孩……子!”
  多少年了,母亲略带沙哑的声音一点也没有变。面对我的生身母亲,千言万语不知从何处说起,只有下跪在母亲脚下以求母亲的谅解“娘——”
  母亲弯下腰,把我从地上扶起来。我们娘两抱头痛哭……
  不知哭了多长时间,母亲挣扎着从我的怀里出来:“明没有死,我的明还活着,老天有眼!老天有眼……看看,只顾哭,啥都忘了,你还没有吃饭吧?还有这位司机同志。回家,咱们回家。”
  晚上,我和娘并排躺着,说着悄悄话:“娘,我走以后你是怎么过来的?”
  “当时啊,我死的心都有。当娘的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活着还有啥用哪!我就想到了上吊,是你姐把我救了下来。后来你姐就劝我:说你有学问,不会干傻事,让我等着你,说你一定会回来的。这不,和我一样大的人都已经死完了,我就是不死,就是要等你回来。
  可是,这个等太长了,足足等你了三十年那!这个三十年你知道娘是怎么过来的吗?娘的眼哭瞎了,鼻子哭塌了,耳朵也哭聋了……
  ……我和你爹找啊,找啊,一直找到你新疆……”
  说着说着,母亲又止不住伤心的泪水,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揉得邹巴巴的小本子:“你好好地看看吧,这上面记得都是我找过你的地方。有农村、城市、窑厂、煤矿、还有劳改场……”
  我细心的翻看着,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打湿了手中的本子,我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那么任性?为什么那么自私?三十年中,为了自己的任性、为了自己的自私,为了自己的不可一世,差点就断送了两条的生命,是我的一念之差才搞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那天,你赌气离家出走后,我们都以为你可能到你姐家了,消消气就该回来了,也料想到那里才是你唯一的去处,也就没去找你。知道你当时身上没钱,你能到哪里?谁会想到你的心那么大呀.!
  等过了一星期,没见你姐来,到那里一问,一家人都傻脸了,这才着了急,就在咱县的电台,还有地区电台发寻人启事,可你就是如石沉大海……
  当时都说你也许是被人贩子拐走卖掉了。从此,你爹就把这个家交给我,背上包裹踏上了找你的路,一找就是五年。这个五年他吃了多少?受过多少罪?磨破了多少双鞋,从来就没给我提过一个‘苦’字。后来,不知听谁说了一声,咱邻村的一个人贩判到新疆了,你爹又赶到新疆去找你,结果又是白白的跑了一趟。回来后,你爹就病倒了,这一倒下,就再癫痫病医院哪里好?也没有起来……那年,他刚刚五十九岁……
  事到如今你还恨他吗?孩子,虎毒不食子呀!在他临死的时候,说了一句话:我这一生唯一对不起的就是明……”
  “娘,别说了,是我错了!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折磨你们三十年那!这三十年的每一个日日夜夜,我无时无刻不是在痛苦的煎熬中度过的。每分每秒不是在自责中熬着的。多多少少次我都想给你们写封信,报个平安!又一次一次的放弃了,我过不了我自己的这关。娘,你打我吧!你让我疼一会儿吧!只有身上的疼才能勾起心上的恨!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要是我说一万个错,,一万个对不起能把我的父亲唤醒的话,我就跪在这里,直到把这两万个字都说出来……”
  母亲为我擦去脸上的泪水,一句责怪的话也没有说,:“我的儿呀!这些年也苦了你啦!”
  “娘啊!你让我跪你一会儿吧,只有这样我的心里才能好受一点。”娘为我佛去脸上的头发:“起来吧!有你跪的。到我百年之后,你不跪你舅还不愿意哩!擦擦泪,也给娘说说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那天夜里,我悄悄溜出家门,先到我奶奶的坟前给她磕了头,然后就来到汾河边,当我的一只脚伸到水里时,河水刺骨的凉。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活着的时候我就怕冷,死后又是一个冻死鬼……
  于是,我又爬上岸,准备到我姐家暂时住几天,等父亲消消气我在回去。走到火车站时,正好遇到一列货车,我脑子一热,便爬了上去。正好它就开了,我当时也吓哭了,想跳下来吧,又怕被摔坏了。货车开的越快,我越哭的厉害。哭了一阵后,自己劝自己:哭有什么用哪?人挪活,树挪死。反正,哪里的黄土都埋人。走一截算一截吧!
  就这样,我就随着这列货车走了两天两夜,等到了上海货场的时候,连冻带饿,几乎是在昏迷中。多亏了一个当地的老装卸工救了我的命,并收养了我。他就是我后来的继父,我现在的户口就落在他那里……
  可惜,好人不长寿,他老人家的命薄,给我打拼了几年,我的公司刚刚有了一点起色,他老人家就患肝癌去世啦!……
  我先跟着他干了三年的装卸工,挣了一点本钱后,在浦东菜市场租了个摊位,卖了三年的菜,然后又开了个大饭店、在以后就在注册了我现在的公司。现在,我的公司了有职工一百多人”
  “这么说,我的明当老板啦?”
  “是的”
  “这么说我们家就有救啦!我欠人家的帐就有人还了?”
  “你都这把年纪了还欠人家的啥帐啊”我有点不解的问。娘又从枕头下面合肥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翻出来一个小本子,那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x年x月,X年x月借xx家多少钱。
  “这都是娘以前找你的时候借人家的。为了你,你的大哥、二哥、小弟都和我断了亲。我理解,他们恨我,恨我没有给他们照顾孩子,恨我因为你借了别人好多帐。他们还怕我,怕我让他们替我还账。我一家一家告诉他们;‘不要怕我,人不死,帐不烂,这个帐总有一天我会还完的……”
  “娘,快别说了,我的心都已经碎了……在你和爹的面前我永远都是个罪人!我已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娘,你老人家放心吧!我上半生欠你的,下半生我要加倍偿还你。”
  躺在母亲的怀里,眼里含着泪水慢慢闭上眼睛:父亲慢慢的走来,脸上写着无奈,身上依旧穿着那件洗得发白的劳动布制服;圆口布鞋,露着两个大拇指;头发有点凌乱、胡子拉渣的。两只手上爬满了蜜蜂。我正要和他打招呼,从他的后面过来一群人连退带搡的把他拉走:‘还账!还账!还账!……’”
  我啊了一声,一下从梦中惊醒,母亲正含着笑看着我:“娘,你一夜没睡?”
  “恩,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想多看你几眼。哎,当年,要不是我还有一点念想,也早随你爹去了。我相信:只要你还活着,你就会回来!因为,只有这里才是你真正的家。”
  我的所有的亲人都来了,他们没有和我记仇。我们一行几十人,来到父亲的坟前,时值请明,依旧是荒草凄凄,忽然想吟诵古人的一首诗: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已断魂;
  借问酒家何所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我小心翼翼的从包里取出一瓶《杏花村》酒,又小心翼翼的把它打开,把酒轻轻地倒在父亲的坟前。然后一起跪在地上“:爹:我回来啦!我是你的明啊!你还恨我吗?请原谅女儿的无知吧!爹,看见了吧!我把你所有的亲人都请来了,这里有你的儿子、女儿;媳妇、女婿;孙子、外孙。还有重孙!你老人家该满足了吧!
  爹,我终于回来了。了却了你的一桩心愿,你老人家安息吧!”
  临行前,我约了村里的干部,从我的账户上划过一百万,用于村里的敬老院建设,解决留守老人的生活问题。又拿出五十万给学校建饭堂,解决留守儿童的午饭问题。
  等把这一切做完以后,我的心里似乎轻松了许多,同时也打开束缚了我心灵多年的枷锁。然后带上母亲,踏上归途。
  车开了,望着身后生我养我了二十年的黄土地,闻着农家小院里瓢出来的烧柴秧的炊烟,突然掠过一种说不出的留恋……

上一篇: 秋月鸣柳

下一篇: 夜色花鸿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