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逃亡_不得其死然_宝鸡茶酥_谓之形|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蜂腰桥 > 正文内容

实录:一个“性瘾”女人和三个男人的混乱私生活_经典美文

来源:生化逃亡网   时间: 2020-10-16

  文| 凌零道人

  他临闭眼也没能见上女儿一面。只因当年他对女儿说:我不认你这个女儿,再也别回来了,滚!

  如今,他过世了,她终究还是回来了。简简单单的葬礼一办完,她就永远地离开了老家。

  从此,村子里又多了一座空房子。

  她叫夏为,在夏家排行第二,比她小的都叫她二姐,我也不例外。

  记得那时二姐上小学五年级,在一个刮着大风的天气里把我带去学校玩。音乐课上,我听到她唱了一首歌,当时觉得她唱得非常好听,声音甜美,落落大方,有明星范。

  放学时,风还在继续刮,二姐用手捂着嘴,一边走一边对我说:你知道嘛,这风也是分级的,像现在这么大的风,至少也得有六级呢!

  这让我倍感惊讶,怎么风也像动画片一样还要分集呢?

  我觉得二姐是十二级风,而我,只是微不足道的微风。

  二姐只读完初中便辍学在家。二十岁的二姐,身体像完全绽开的花朵,是十里八村首屈一指的漂亮姑娘。这也招致媒人们像嗅到花香的蜜蜂一样蜂拥而至,夏家的门槛都快被媒人们踏破了。很多时候,媒人们还没介绍完男方的情况,她就用不冷不热地态度回绝说:他我看不上眼。

  媒人们都说她的眼光太高了,可抱怨归抱怨,前去说亲的媒人依旧前仆后继。

  这个夏天,二姐做了一件让人们极为震惊的一件事。

  不知道二姐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把农民们非常熟悉的广播节目《农家乐》请到了我们村。这对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农村人来说,是一睹各位主持人芳容的绝佳机会。

  这个机会是二姐创造的,人们都觉得她非常了不起。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盛宴,也是这个盛夏里唯一的狂欢。

  那时,她还是不识愁滋味的妙龄少女。那时,她是男孩们心中最高贵的公主。

  二姐喜欢听主持人大侠讲笑话,所以我们跟着二姐也爱听,二姐捧腹大笑时,我们配合着二姐像驴一样满地打滚地笑。

  中午吃饭时,觥筹交错,笑语欢声,所有人都沉浸在这愉快的氛围里,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二姐和大侠已经离席很久了,所有人都没想到二姐和大侠竟然在夏家的菜园子里鬼混,被一群随处乱跑的孩子们撞个正着,然后到处宣扬。

  二姐头发散乱,红着漂亮的脸蛋,低着头走进屋子。大侠随后也走出了菜园子,对我们笑嘻嘻地打着招呼。

  良恩和突然一脚狠狠地踹在大侠的肥屁股上,随后我们一拥而上,要不是大人们把我们拉开,大侠很可能会被我们打死。

  这场盛宴瞬间降至冰点,随即不欢而散。

  二姐的风流韵事以十二级风的速度席卷了十里八村,从此,夏家门庭冷落,再无提亲的人了。

  二姐整整十多天都没有出门。人们一边担心她寻短见,一边不厌其烦地议论着她的风流。

  二姐还是原来的那个二姐,依旧落落大方,依旧笑容甜美,依旧是一副邻家女孩的模样。她的笑里,似乎夹着对眼前所有人和事的不屑一顾。她头也不回地走出村子,直至她的身影消失在村子的北面,人们才收回目光。

  没人知道二姐的心里在想什么,也没人知道二姐要去做什么。

  二姐去了小镇,白天投入到小混混良恩和的怀里,晚上跳上他的床,从此夜夜不归家。

  她开始抽烟,喝酒,还在左手腕处纹了一只蓝蝴蝶,每天像流浪狗一样在小镇上四处游荡。泡网吧,打台球,在夜店里买醉。她染了头发,裙子越穿越短,衣服的领口越来越低。

  二姐长大了,大到已经脱离了父母对她的掌控。人们都觉得正经人家是不会娶她的,除非那个娶不上媳妇的穷光蛋良恩和愿意娶她。

  二姐是有心人,她觉得跟良恩和在一起没有未来,她更不想一辈子在小镇生活。她要去大城市,穿漂亮的衣服,在灯红酒绿里游玩,做一名地道的城里人。

  她与良恩和交往吃什么对癫痫病治疗有帮助的过程中,开始寻觅能满足她物欲的人。

  良恩和没有感觉她内心想法的能力,他以为只有他能接受她的过去,更何况,他以为他们之间是有爱情的。

  可是,二姐把初次爱情献给了大侠。如果不是她爸气得打了她一嘴巴,骂她下贱,她也不会不回家,在小镇上跟良恩和鬼混。

  他对她的好,她心里都清楚,可她并不爱他。分手是二姐提出来的,良恩和试图挽回。

  她问他:你拿什么养我?

  他是穷光蛋,没钱养她。他向朋友东拼西凑的借了一千块钱,灰头土脸地前往长春,开始了他努力赚钱的生活。

  二姐早已找好备胎,她搬离和良恩和的出租屋后,直接搬进了陈小七的家。

  陈小七在小镇上开了一家小超市,他说:等我攒够了钱,就去长春落户扎根,然后赚更多的钱。

  二姐迷人的美貌让陈小七对她过去的事毫不在意,他对她说:只要以后你不给我戴绿帽子,我就会一直宠着你。

  她笑嘻嘻地说:我不是那样的人。

  这一年,二姐二十二岁,未婚先孕,幸福的嫁入了陈家。

  当了妈妈的二姐越来越女人,是小镇上最美艳的少妇。

  婚后四年的生活并没有磨平二姐心中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可是,她发现,他就想安心的在小镇生活,曾经说过的豪言壮语成了只是说说而已。

  二姐也想过就这么认命吧,静静的生活,可生活里的人偏偏就要打破她的静。

  曾经的大侠突然出现了。

  当年那件事发生之后,他对她说:暂时别联系了,对你的伤害,我只能说句对不起。

  这么多年过去了,二姐依旧是当年的手机号码。她这号码是为初恋留着的,如今,她的初恋出现了。

  多年不见,她在他眼里更加风情万种,他在她眼里又多了一点沧桑。没有隔膜,只有多年不见的好感,似乎都忘记了当年对彼此的伤害,谁都不提。

  见面后的一个拥吻,是似曾相识的初恋模样。

  他说:我以为你不会来见我呢。

  她羞涩地笑着说:我以为你再也不会联系我了呢。

  她喝了口水,轻声地问:还爱吗?

  他长叹一声,说:爱。

  宾馆里,他搂着她,抚弄着她的秀发。

  大侠:我这次来主要是有个事要跟你说,台里要和电视台办个歌唱比赛,你参加吧,我能运作,你进入前三名没什么问题。

  回到家的二姐,心潮起伏,大侠的话为她开启了一道通向美好生活的大门,并且唤醒了她多年来的愿望。这愿望迅速膨胀,她看到了未来站在聚光灯下光鲜亮丽的自己,看到了自己出席各种商业活动时的美艳……

  不能再等了,她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

  陈小七是拒绝的,他如果把她放走,她会迷失,再也回不来了。

  她软硬兼施,她隐瞒了大侠的存在,她口口声声说是为了这个家,可无论怎么说,他依旧是拒绝的。

  两个人闹得很僵,开始冷战,睡觉时分居,各自坚持己见,互不相让。

  大侠在那边不停地帮她畅想美好的未来,她在这边只想早日飞向远方,而陈小七似乎是不可逾越的屏障。

  二姐下了最后的通牒,不管陈小七是否同意,她一定要去长春参加歌唱比赛。

  陈小七说:如果你去了,就别回来了。

  二姐最终义无反顾地坐上大侠的汽车,奔向长春。为了她多年的愿望,她宁愿选择舍弃,挺而走险地博一次。

  二姐被安置在“十号公馆”里,在长春人眼里,这个地方就是金屋藏娇的集中营,房租贵,环境好,服务周到,保密性强。

  二姐能去长春大侠是高兴的,他没有问她是怎么说服她老公的。他带着她购物,做头发,二姐摇身一变,美如天仙。她一下就爱上了城市的生活,乐不思小镇。

  大侠每次正规治疗癫痫病需要花多少钱要去“十号公馆”的时候,她都问他想吃什么,然后下厨做他爱吃的菜。她明白,拴住他的并不是她的厨艺,是她的美貌,是她讨好他的技术。而这技术,是良恩和培养的。

  大侠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二姐赶紧抽出一根烟,放在自己的嘴唇间,点着后吸了一口,轻柔地塞到他嘴中。

  他猛吸了一口烟,说道:好好跟声乐老师学,过几天海选,你好好唱,别的不用考虑。

  她趴在他的肥肚子上说:爸爸,你觉得我能行吗?

  大侠:当然行呀,有爸爸在给你运作,一点问题都没有。

  节目播出那天,二姐再次轰动了十里八村,人们谁也没想到能在电视节目中看到她。

  二姐在海选中顺利晋级,她对大侠的感激又加深了一层,无论是在公馆里还是外出,她就像一只乖巧的小猫一样黏着他,甚至他去厕所的时候她也要在门口等着他。

  他的朋友们打趣地说:你这女儿可真是贴心的小棉袄呀!

  二姐听了笑得花枝乱颤,把头轻轻地靠了在他的肩上。

  未来的美好距离二姐越来越近了,她再也不想回去小镇生活了。这天,二姐接到了陈小七的电话,他没有寒暄,直奔主题。

  他说:回来把离婚手续办了。

  小镇的家有时让她感觉踏实,这踏实是她的后盾,是她的退路。可有时她又觉得她不需要退路,她的生活将会一往直前,即使撞了南墙,也要把南墙撞出一个大洞,然后硬生生地闯过去。

  你什么时候回来?陈小七追问道。

  可以不离吗?二姐终于胆怯地说出了心里话。

  趁早离了吧,谁都不耽误谁。

  是啊,二姐已经没有能安心在小镇生活的心态了,她一心扑在了长春,小镇是不想再回去了。

  二姐和陈小七的离婚手续很快就办完了。已无婚姻牵绊的二姐没有任何轻松的感觉,怅然若失。坐在车里等着她的大侠倒是眉开眼笑。

  他安慰她说:别乱想,跟着爸爸,生活会越来越好的。

  二姐立刻转换成一副笑脸:当然啦,以后只跟着爸爸啦。

  大侠送她到“十号公馆”后就离开了,他忙着他的事,她在公馆里消化着离婚这个变故。她想找个人聊聊天,可翻遍朋友圈,她也没找到可以诉说的人。

  第二天,二姐接到声乐老师的电话,她说:我这几天有事,你先自己练习吧,等我回来再指导你。

  这一天,她突然变得无所事事。

  她精心收拾了一番后,一个人出去逛街,吃路边的小吃。这个时候她期盼着能有人认出她来,毕竟是上过电视的人,可她逛了一圈,根本就没人多看她一眼。

  她落寞,孤独,她在这座城市还没有朋友。但在她的朋友圈里,有漂亮的街景,吃过的美食,还有她灿若桃花的笑脸。

  二姐的朋友圈是一种精致的生活,而现实中的二姐陷入了焦虑。

  三天后是二姐比赛的日子,晚上,她给大侠打电话,那边很安静,她清晰的听到了有女声在问他吃什么水果。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都想你啦!

  啥时候回去说不准呢,你自己玩吧。

  二姐听到电话那边有个女人说:亲爱的,我喂你颗葡萄吃,来张嘴呀。

  她语气平和地说:知道啦,爸爸你早点回来,我自己没意思,人家还怪想你的。

  大侠嘴里吃着葡萄,含混不清地说:行,行,知道了。

  二姐想问问比赛的事,可她话还没说完,他就挂了电话。她没权利生气,也没权利问他身边的女人是谁,更没有底气和他争吵。

  声乐老师一直有事,大侠也没回过“十号公馆”,二姐打电话问过他接下来比赛的事,大侠一副十拿九稳的态度,让她心态放松。

  在舞台上,二姐有种艳压群芳的感觉。她觉得那些认真而努力付出的绿叶选手们,真是太可悲了,不管她们唱得多么完美,最终也只是陪衬。

  可是,这次二姐想错哪家医院治疗羊癫疯专业了,当绿叶做陪衬的是她。她竟然跌出了四十名,无缘再进行下一场比赛。

  她曾畅想的美好未来在这一刻突然全线崩塌,她再也看不到未来美好的模样了。

  她躲在房间里痛哭,哭过之后她抱着一线希望打电话给大侠,她多么想听到他说:没关系,我会把你再送进比赛的舞台。

  大侠用冷冷的语调说:我也没办法。

  她想问问他当初信誓旦旦的承诺呢?她还想问问他:我为了你而离婚了,现在家都没有了,你不应该负责吗?

  可是,她问不出口。

  最后她勉强带着欢快的语调说:爸爸,你再给我转点生活费呗。

  大侠挂了电话,没有答复。

  前途无望,经济陷入困顿。她感觉这间装修精美的房间就像一个牢笼,把她困在这里,扼杀了她的前途,让她走不出去,飞不起来。

  她再次发微信给大侠:亲爱的爸爸,我生活费真的快没啦,给我转点钱呗,一二百块钱就行啦。

  他回:没钱。

  二姐向他求助了三次,每次都被谢绝。他不要她了,她要自谋生路。

  更糟糕的是,二姐被“十号公馆”告知,三天内搬离房间。她不再是金屋藏娇的女主人了,而这间房,会再住进一位佳人。

  我正在上班时收到了二姐的微信,寒暄过后,她问我:你那里方便吗?我想借住一段时间。

  我:方便是方便,但我租的房子,只有一张床。

  二姐:哈哈,我不介意。

  我:你给我发个位置吧,等我下班了去接你。

  二姐的行李很简单,只有一个包,正站在凉风中等我。她美得依旧那么光彩动人。

  我想问她为什么选择我?为什么没有选择同样在长春的良恩和?可这话我问不出口。我给不了她吃喝玩乐的无忧生活,我只能给她提供住处,然后吃得饱。

  安顿好二姐后,我们在附近吃了火锅,她显然是饿了,大快朵颐。我俩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聊,我没想到她会对她过去的事和盘托出。

  二姐说:我身上只剩几十块钱了,只好在你这暂住一段时间。

  我说:不用客气,你安心的住。

  吃完火锅,回到住处,喝了酒的二姐脸蛋红扑扑的,更迷人了。她说:累了,我去冲个澡。

  她犹豫了一下,后来背对着我,褪光衣服,走进了狭窄的洗手间里冲澡。冲完澡的二姐低着头,溜进卧室,躺在了床上。

  她说:你也冲个澡睡吧,明天还要上班。

  平时五分钟就能冲完澡的我硬生生地拖延了十分钟。我走出洗手间,坐在客厅的破沙发上假装玩手机。

  二姐说:来床上睡吧。

  美人在怀,生活真美好。

  二姐很快就睡着了,她一定希望这一切是一场梦,梦醒后,她站在灯光绚烂的舞台上,迎接着她曾幻想过的美好生活。

  第二天二姐很早就起来了,她下楼买回来包子和粥。

  她素颜的模样,依旧比我前任女友美。

  我上班临走前,在茶几上放了五百块钱,我说:你先拿着吃饭用。

  二姐笑嘻嘻地说:让你破费了,等我有钱了再还你。

  其实她根本不用还,她已经用身体还我了。

  我上班的时候,二姐发来了几张家里的照片。

  她说:男生就是懒,屋子都不收拾。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有二姐在,出租屋有了家的味道,我们像一对恩爱的情侣,过着平淡又幸福的生活。

  我下班到家后,二姐已经做好了菜在等我,鸡蛋炒辣椒,酱茄子,简简单单的家常菜,她做出了我妈的味道。

  吃过饭后,二姐说想出去转转,我们去了家附近的公园。她挎着我的胳膊,一副乖女友的模样。一路上说说笑笑,我不知道她内心是不是真的开心,而我在小心翼翼的珍惜着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分钟。我知道,她迟早会飞走的。婴儿癫痫病能治好吗>

  如果我很有钱,此时的二姐会不会成为我的妻子?她离过婚,生过小孩,甚至当过小三,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她能留在我身边。

  二姐问我:你说人工作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让生活的质量更好呗。

  是啊,为了钱。

  为了钱的二姐第三天就在酒吧找到了一份驻唱工作,每天天刚黑的时候,她浓妆艳抹的去上班,从此开始了黑白颠倒的生活。晚上我一个人睡,被子上残留着她的体香,淡淡的,很好闻,我却失眠了。

  我和二姐终究是没办法交集在一起,我有我的生活轨迹,她有她要走的路。

  二姐凭借着美妙歌声赚到了勉强能养活自己的钱,我知道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在这物欲横流的城市里,每个人都在为了钱消耗着生命。哪有什么喜不喜欢去做的事,只有必须要去做的事。

  三个月后,二姐不只在酒吧驻唱,还去其他夜场陪唱。

  这天我下班回家,二姐做好了一桌子菜在等我,她笑着说:今晚休息,不去上班了,咱俩少喝点。

  我俩边吃边聊,我想问问她工作的事,想想还是算了吧。

  二姐,以后有什么打算啊?

  我能有什么打算啊,赚钱呗,赚很多很多的钱。

  二姐的追求同样也是我的追求,可这追求放在现实里,充满了酸甜苦辣。

  我希望你过得好,赚很多很多的钱。

  二姐露出特别好看的笑,她说:你对我的好,我会记着的。

  二姐说完,手在嘴前摆了摆,又说道:哎呀,算啦算啦,不说这些啦,明天我就搬走了,谢谢你收留我。

  我就知道,她迟早会走,我想挽留她,可我找不到理由。我多么希望她能一直这样住下去,可我们不是一路人。

  酒足饭饱,杯盘狼藉,懒得收拾,我们便睡觉去了。也许这是美人最后一次在怀,我不想睡,可是天迟早会亮的。

  第二天一早,我醒的时候二姐还再睡,想必她上班的日子很累吧。我没有叫醒她,像往常一样平静地上班去了。

  这一天,冥冥之中似乎在等待一个结果,明明知道结果是必然的,却总在期盼着能出现一丝偶然。没有二姐离开的信息,也没有她不离开的信息。我想问她搬走了没有,可我又怕过早的得到我不想要的结果。

  终于熬到下班,我急急地赶回了家。陋室空床,二姐搬走了,茶几上还留下还我的一些钱。

  我的生活又恢复到当初的平静,可我的内心却像波浪一样,不停地翻滚,多么美好的三个月啊!

  从此,二姐踏上了风尘之路。

  从最开始的情人大侠,到男朋友良恩和,再到娶她为妻的陈小七,都已经成为她生命中的过客。他们在她的生活中留下过很深的印记,这些印记推着她走向了一条见不到光亮的路。

  二姐辗转于长春各大夜场,夜复一夜。

  她认识了有更多资源的经纪人,为她提供了赚更多钱的机会,她早已不再囊中羞涩。

  二姐说:等她人老珠黄的时候,就会离开这个行业了。

  三十三岁的二姐依旧年轻漂亮。她如一株浮萍,在这座城市里飘来荡去。她爸爸过世后,她再也无家可归。

  又是一个冬天,大风的天气,我会想起二姐,她依旧是我心里的十二级风。

  每当看到天空中的飞鸟,我会想起二姐,想她飞得累不累?

  

  RECOMMEND

  推荐阅读

  实录:“拐卖、性侵、虐待…她进了疯人院”

  “20岁,4年被偷摸800次,男友把我的裸照挂在网上”

  实录:“致命的房事”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